【校友風采】熊雄:新生

發稿日期:2019-04-18  作者:

记者 欧阳苗

 

4月的南昌,空氣中彌漫著夏天的味道。南昌市第22位造血幹細胞(俗稱:骨髓)捐獻志願者,我校2012級經管學院碩士研究生熊雄圓滿完成捐獻回到南昌,把愛和希望留在了湖南,把新生的希望傳遞了下去。

三個月前,熊雄接到市紅十字會電話,被告知經中華骨髓庫篩選,他與一位血液疾病患者造血幹細胞低分辨配對吻合。

“當時聽到這個消息既高興又驚訝,一般非血緣關系配型成功率僅爲十萬分之一,不少志願者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都未能配型成功,而僅僅兩年我就被通知配型成功。”熊雄感到與這名陌生的患者非常有緣,便立即安排時間前往市紅十字會抽血配對,並做全身體檢。幾天後,被告知配型成功。

這個時候,他的妻子即將臨盆,他們即將迎來第二個孩子。

“我的家庭即將迎來喜悅的新生,而我又即將帶給一個陌生人新生,我覺得冥冥之中有緣分在”,在孩子呱呱墜地還未滿月,熊雄告別妻女來到湖南進行造血幹細胞捐獻,在接連9針動員劑和5次抽血後,熊雄迎來了正式捐獻。

與熊雄同天捐獻還有一位來自宜春的捐獻者,打了動員劑後,那位志願者身體狀況一切正常,但熊雄出現了腰酸乏力的情況,但他堅持完成了捐獻,“家人、朋友和同事們紛紛發來關切信息”,這讓他克服了心理上的恐懼,給了他充足的力量。

“在決定捐獻造血幹細胞之前,我通過網絡和身邊實例了解造血幹細胞的捐獻過程和白血病患者的實際情況,觸動很大,感覺能夠鼓起勇氣做好這件事意義重大”,交談中,熊雄屢次提到“有意義”這個詞語。

時間拉回2009年,還在重慶讀大二的熊雄偶然看到校園裏停著一輛義務獻血車,“當時想的簡單,覺得這個事有意義,萬一關鍵時候能救命呢”,他撸起袖子獻出了第一管血。

重慶、九江、南昌……,熊雄的“義務獻血地圖”上的標地越來越多。

2017年2月底,他的大女兒出世。女兒的到來不僅帶給他初爲人父的喜悅,更堅定了他給他人送去新生的決心。幾天後,在參加單位組織的義務獻血活動後,他現場簽署了志願加入中華骨髓庫的同意書。“簽的時候沒多想,對骨髓捐獻也不太了解,只知道一旦匹配成功就可能挽救給某位血液病患者帶來新生,這很有意義”。

熊雄口中“有意義”的事卻有著非常嚴峻的現實考量。

公開資料顯示,近幾十年來,隨著環境汙染等原因,我國血液病患者的人數有所增加,目前,移植造血幹細胞是治療重症血液病、提高治愈率的有效手段。大體來說,中華骨髓庫從外周血中采集造血幹細胞需要經過8毫升血樣采集、數據入庫、檢索配型、高分辨配型、體檢、捐獻造血幹細胞、爲患者輸注造血幹細胞、捐獻者隨訪等8個環節。其中的配型,即捐獻者和患者的HLA(人類白細胞抗原)的相合,是決定造血幹細胞移植成功的關鍵因素。一般而言,捐獻者中與患者的HLA的相合率,同卵(同基因)雙生兄弟姐妹爲100%,非同卵(異基因)雙生或親生兄弟姐妹是1/4,非血緣關系的則一般是萬分之一。在較爲罕見的HLA類別中,相合幾率只有幾十萬分之一或者更低。目前,我國獨生子女家庭普遍,在血緣關系中找到HLA相合的造血幹細胞供者的機會很小,因此,一旦罹患相關疾病需要移植造血幹細胞來“救命”的時候,在中華骨髓庫的百萬庫容中檢索合適的非血緣關系供者幾乎成了唯一的希望。然而,當百萬庫容遇見不斷增多的對造血幹細胞的需求以及萬分之一、幾十萬分之一甚至更低的HLA相合率時,情況往往也不容樂觀,由此可見,公民捐獻造血幹細胞的重要性和意義之大了。

在熊雄成功完成捐獻回昌時,南昌市紅十字會、新建區紅十字會、新建區衛健委等單位的領導早早地在南昌西站的出站口等待著,隆重歡迎他的歸來,面對這種高規格的禮遇,熊雄坦言“非常驕傲能夠像醫生一樣參與到‘救人’的事業中來”,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到造血幹細胞的志願捐獻中來,“這並不像大家想象中的那麽痛苦,相反,這是一件非常偉大、有意義、有希望的事情”。

熊雄的碩導,我校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傅琛教授第一時間關注到了熊雄的事迹,“這個學生很優秀,爲人處事都很好”,傅琛毫不掩飾對弟子的欣賞和肯定。

而傅琛教授爲之驕傲的學生從2018年開始就擔任學校的外聘講師,承擔著本科生的思想政治理論教學工作,“在這裏我收獲了人生非常寶貴的東西,我將不斷運用從這裏獲得的知識去回報社會、報答母校,母校即將迎來六十周年,希望母校乘風破浪、越辦越好。”

(責任編輯:歐陽苗)

?

上一條:【校友風采】辛晨:不负芳华 追梦之旅

下一條:【校友風采】颜干明:一手理想 一手商业

聯系我們

江西中醫藥大學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灣裏區梅嶺大道1688號郵編:330004

?2018  江西中醫藥大學贛ICP備13005956號-1